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春节故事会 > 一诺千金 > 详细内容

一诺千金
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84 次  点赞:3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8864gua.cn 收集整理

我和罗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,我们俩的关系也最好。我大他一岁,他管我叫哥,我习惯叫他刚子。

后来我们来到了同一个城市打拼,他选择了干出租车司机,我在一家汽修厂当修理工。

平时各忙各的,无聊时就聚一聚,日子过得平平淡淡。

这一天我和刚子都接到了另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,说他过几天就要结婚了,要我们过去热闹热闹。

朋友结婚那是必须要去的,我工作的城市离结婚的朋友贺鹏家有200公里。我和刚子商量了一下,我坐刚子的车我们一块去。

来的时候我特意嘱咐刚子,你负责开车少喝点。刚子拍着胸脯向我保证不喝多。一开始我和刚子还矜持着,一小口一小口的喝,可是禁不住他们一个劲的劝酒喝,慢慢的就没有了原则,推杯换盏、不知不觉的就喝高了。

酒足饭饱以后,大家都尽兴而归各自回去了。

我和刚子也是喝的东倒西歪。

我看了一下时间,都夜里11点多了。我有点不放心的和刚子商量:“刚子,太晚了,要不今晚我们就住下,明天一早回去。”

刚子一听就急了:“不就是走夜路吗,怕啥。”

我急忙解释到:“刚子,你喝了这么多酒能开车吗,不安全。”

“你还怀疑我开车的技术,放心,我保证把你平平安安的送回去,上车、快上车!”刚子不耐烦的催促着我,说完就钻进了出租车,我只好上了车。

路上几乎没有车,所以刚子把车开得飞快,也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,颠的我头昏脑涨,胃里翻江倒海,我终于忍不住要吐了,赶紧让刚子停下了车。

我下了车蹲在了路边,难受的我马上哇哇的吐了起来,直到把胃里吃的东西都吐干净了,再也吐不出来了。我缓了一会,舒服多了,站起身来就往车上走。

哎,车呢,怎么没车了,我站在原地前前后后的瞧了个遍,到处漆黑一片,没有路灯、没有来往的车辆、公路两边也没有住户。

我心里想刚子也太过分了,自己开车走了,连个招呼都不打,我怎么办。

“刚子、刚子、刚子……”因为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声音应该会传得很远。我嗓子都喊哑了,我仔细听有没有汽车的声音,我又等了一会,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我心里那个气,看见他给他一对熊猫眼。

我忽然想起了给他打电话,急忙掏出了手机,什么鬼,居然没有信号。我里个天啊,你想玩死我,这可怎么办,喊天不应,叫地不灵。

这前不着村、后不着店的我该怎么办。我总不能在路边冻一夜吧,走回去吧,运气好的话找户人家借宿一宿,就这么办。我顺着公路往前走,有过路车我就招手,都不停车。理解,这大半夜的,人家不知道我是好人还是坏人,不敢停车。

我一边走一边骂,刚子你个混蛋,你也太过分了,这玩笑开的有点大。你要是天亮之前不来接我,我跟你绝交。

我好孤独好无助,独行在无边的黑夜里,像个孤魂野鬼。

正走着,我听到身后很远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,顺着公路望去,果然有灯光。

我兴奋的站在路中间,哪还顾得上危险,拼命的向汽车招手,多么希望汽车能停下了。

汽车开到了我的跟前还真的停了下来,谢天谢地,真是老天有眼。

是一辆出租车,太好了。还没等我开口,司机就招手叫我上车。

我急忙钻进了车里,刚要说感谢的话,这才发现司机居然是刚子。

我的火瞬间就窜了上来,一通牢骚,无论我怎么抱怨,刚子只是专心的在开车,面无表情、一言不发。

直到我的气消了,发泄完了,刚子还是在专心的开着车,都没有扭头看我一眼。我心想可能刚子觉得理亏吧,他不给我道歉,我也懒得理他。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刚子的出租车湿漉漉的,好像刚洗过一样。我心里也嘀咕,洗车洗外面就好了,干嘛把里面都洗湿了。就这样吧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。

车在我住的楼下停了下来,刚子还是不说话。我憋不住了:“刚子,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,你给我个解释,”

刚子还是一动不动,面无表情。过了一会就听见刚子沙哑的声音说:“重要吗,有什么可解释的,我已经把你平安的送回来了。”

“刚子,我就想知道我下车呕吐的时候,你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开车走了,你还是我兄弟吗?”我抱怨到。

“哥,你别怪我,以后不能和你做兄弟了,在走之前和哥道个别,我们是永远的兄弟。”刚子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。

我刚要张嘴教训他,就听见他继续说到:“哥,你听我说完,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“哥,都是酒害的,我今天晚上没有听你的话,我也喝的挺多的。你下车呕吐的时候,我就觉得头晕,靠在座椅上就眯了一会,我竟然睡着了。车虽然熄了火,但没有拉手刹。就这样溜车了,一路下坡,当时我睡着了,什么都不知道,车越溜越快,冲进了路边的水塘里。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车子里已经灌满了水,慢慢的开始下沉。我被困在了车里一起沉了下去……。”

“哥,我们是兄弟,我没有抛弃你,我把你平安送回来了,我要走了。”

我有点蒙:“刚子,说啥胡话呢,你到哪里去,你这不是好好的吗。”

“哥,我已经被淹死了,你回头看看后面。”

我扭头向后面看去,这时我才发现后座上坐着一黑一白两个人,一个全身黑,衣服和脸都是黑的,另一个全是白,衣服和脸全都是白色的。我惊的说不出话来,虽然第一次见面,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“哥,他们俩就是传说中的黑无常和白无常两位上差,我放心不下你,求他们通融一下,把你送回来以后就跟他们走,哥,你下车吧,我要跟两位上差走了。”

“等一下,两位上差,我兄弟是好人,能不能不要带他走,我求求两位上差了?”我一边哀求一边作揖。

“无知的凡人,我们也是职责在身,再敢啰嗦,严惩不贷,滚下去!”黑白无常怒喝到。

我灰溜溜的下了车,呆呆的站在原地,目送着他们渐渐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