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清明故事会 > 清明扫墓作文最新 > 详细内容

清明扫墓作文最新

作者:记住那段情  阅读:86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8864gua.cn 收集整理

  清明扫墓作文1


  您还记得我吗?敬爱的爷爷啊。每夜望苍穹,只见得天尽黑,星汉灿。另一个世界的您呵,可想到,爱您的孙子,常常入梦都看到您的脸庞,见到您那瘦削的身影。


  每次翻开您留给我的书,那张张泛黄的纸都映着您的面颜,那行行刚劲的字迹都回响着您的话语。“一别音容两渺茫”,您挚爱的孙子啊,时时刻刻都在吟诵那悲痛的长歌。奶奶说,无尽的深渊下是有黄泉的,但我却幻想不出那是怎样深远的泉水,您是否在那泉旁用自己的辛勤汗水浇灌着一株株幼苗……


  依稀记得,那月夜,幽黄的灯光下,您正教我读书。跟随您经历了一世沧桑的眼镜,在灯光下闪着光亮,瘦削的脸庞随着书中的韵律轻轻地晃动,一句句古文便从口中,从书边,从指间缓缓地流淌出来:“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!……”年幼的我是听不懂的,只认为这是极好的文章,否则您怎么会朗诵得如此入情?您的鬓发早已如雪,跟随了您一生的文字此时正悄然走进我的心扉。读书是您的嗜好,那些厚厚的书,有些内容我至今也不知晓,但我仍怀着少时的好奇,认为那是斑斓动人的诗篇。您的眼睛总是深陷在眼窝,很深邃,我并不了解它所蕴含的一切,遗憾一切正随着晚风潜入深深的地底。奔腾的泉水啊,是否能将我对您的思念送入到您的世界里去?敬爱的爷爷啊,我又何时能听到您那动情的朗诵?又何时能感受到那诗般的文字?纵然今生今世我已无法听闻您的话语了,但您昔日的教诲却无时无刻不引导着我的前行,您昔时的读书声也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耳畔响起,震撼着我的心灵。


  爷爷,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倔强的孙子,还是一样的短发,还是一样调皮,但是我遵从了您的教诲,您让我读的那不知多少卷的《资治通鉴》数年前就读完了,我阅读着更多、更多的书,我觉得我已经真正成为了像您一样爱书的人。再过几天就要清明了,我一定怀着无比的敬爱来看您,我相信墓前的青松一定又长高了。


  离别数年,青松依旧,柏树仍在,逝去如烟似雾。仰望蓝天,道是白云苍狗,世事无常。您曾言道:“花落之时,枫树殷红之际,便秋至矣。”如今,秋已过数月,正当落雨之春,不知世界何处,方是逝物之秋,恐是天之碧落,地之黄泉。落日之下,明月之上,如雪鬓发,何处能寻?苍天之涯,大地之角,先人已去,独留悲怆。只愿魂魄如梦,幽幽生死何时别?今忆昔时至亲,不知至亲忆吾否?愿其忆,愿其忆,叶落之处,忆人之地。花雨纷飞,清明将至,秉烛以祭,持香当祀,入梦以忆,吾之至亲,于梦相见,伏地三叩,以诉相思。落笔此处,愿为故人相思。我将以我之行,成就学业,以慰九泉之下的您——我敬爱的爷爷!


  清明扫墓作文2


  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又是一个清明节,按照习俗,我们今早该去山上扫墓。


  吃过早饭,背上锄头等一些工具,就和家人们上山扫墓去。


  刚刚从家走时,我是热血沸腾。可到了山脚,就已气喘吁吁了。把锄头“扔”给妈妈,脱下外套,十分坚难得爬着山——其实这座山很矮。此时,早晨那温暖的太阳已变得毒辣。


  终于到了山顶。穿过羊肠小道,就能来到墓地,可我在要穿过墓地时,被某种不知名的草给割伤了,流出鲜红的血。就因为这点小伤,本该干活的我被妈妈二话不说地拉到一棵大树下,清理了块空地,然后让我坐下。


  看看爸爸、妈妈、奶奶正洒着汗水地干活,在看看树下闲着没事干的我(我也想帮啊,可妈妈不让),真是鲜明的对比呀。


  终于,墓四周的野草都割完了。奶奶从篮子中拿出供品、纸钱、打火机、蜡烛,开始拜拜起来。


  我拿出看家本领,跑到奶奶那帮忙。奶奶在墓碑前、土地公那和邻居那摆上供品,插上蜡烛叫我去烧纸钱。烟把我熏得直咳嗽,于是我蹲在烟的反方向,拿了个树枝,去挑纸钱,生怕哪没烧到。


  又过了会儿,奶奶将鞭炮放完了,收好了供品,准备回家。


  临走前,我还特地把灰堆里的火星踩灭,吹灭蜡烛,去追已经走到前面的家人……


  又过了一个清明,期待下一个。


  清明扫墓作文3

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


  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
  借问酒家何处有,


  牧童遥指杏花村。 —— 唐· 杜牧《清明》


  又是一年清明节,其实在我看来,清明,就是一场忧伤的葬礼。法国作家(司汤达)精炼的墓志铭:“米兰人亨利·贝尔安眠于此。他曾经生存、写作、恋爱。”


  生命就像是一朵花开的时间。我们每一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,面对甜酸苦辣的生活,面对锅碗瓢盆的精彩,其实每一天的生活,就是一场忧伤的葬礼,就是为自己写下人生精彩浪漫的墓志铭。


  长庭外,落英缤纷,姹紫嫣红;深闺里,泪眼迷蒙,凉了春夏,冷了秋冬。或许,一个天涯,一个海角,才有了心的错位。清明时节,垂柳依依,糜雨绵绵,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。


  漫山遍野的怀念与追思,缀满青柳的枝头。阴冷的春风,萧萧瑟瑟,凄凄摇落灰濛而久远的记忆;薄凉的扉雨,淅淅沥沥,裹挟着厚重而不老的情丝,迷乱了行人的脚步,荒郊野外,但闻幽怨的艾香,不见桃红杏白的繁华。


  擎一颗虔诚的心,向长眠的先人,顶礼膜拜;燃一卷诗语,划过红月亮的唇边,寥寥青烟缠绵了一树的温柔,忧伤蒙上美丽的面纱,当期盼熬成泪水划过脸颊的时候,醉了的身影布满梦的每一个角落。


  掊一锹黄土,覆一层哀思;束一屡不眠的月光,搁置心房,临窗而望,让墨染的心事,在经年等待中,开成朵朵洁白的莲,逾越的零点,体温,在无垠的月色下盛开一季繁华。


  栽一丛新枝,植一腔缅怀;划一叶轻舟,徜徉在融融月色里,在心海深处漾起圈圈涟漪。低眉浅笑之际,静候这一场千念爱恋,粉墨登场。细碎的日子附上凌乱的发梢,旖旎成伤。


  一堆青冢一部书,一块墓碑一绝唱。萋萋芳草,掩盖了多少凄楚的故事;堆堆黄土,埋藏着多少动人的传说。曾经的拥有和离弃,翩然远遁;曾经的贵胄与卑微,烟消云散,发黄变脆的往昔,寸寸抽离,徒留若干斑驳难辨的字迹。


  滴滴泪珠向青冢,点点旧事萦脑海,月绕空楼,泪撒断旋无曲,深情浅唱,每一句都是红尘中的无奈,来去匆匆的时间里,只有年华在遇见一场又一场忧伤的葬礼,等待土崩瓦解的美丽的嫁衣。直面人生的尽头,此时此刻,新愁与旧爱,陡显几分苍白,红尘中的欲望和贪恋,瞬间被击成碎片。


  天下苍生,终究为情所困,自是躲不开生离死别,悲欢离合,阴阳的界线,如此清晰可辨,自然的准则,无法逃避,流光婉转,岁月轻拂,身边总有一些人,不经意间悄然香消玉殒。


  或空难,或地震,或房屋倒塌,或犯罪枪毙;或老死,或病死,或死于自杀,或死于战争。死法有千万种,殊遇同归,从此阴阳相隔,徒留后人空悲切。只是,死的意义千差万别,或,重于泰山,或,轻于鸿毛,或,名垂青史,或,臭名昭著。


  清明,是一场忧伤的葬礼。吊唁,有风的日子,裙舞飞扬;吊唁,一旦萌芽,就势必夭折的爱恋,将相思的只言片语、相恋的残章断句燃成一片灰烬,沉长的记忆,把隔案的影子越拉越远,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,人,终将驾鹤西去!花开有时,花落无形。人,虽无法选择自己的生,却可以选择不同的死。


  滴一碗晶莹的泪,浇灌干涸许久的绕指柔情,而如野草般疯长的藤蔓,缠绕着一桩桩莫名的心事。手,紧握着一张没有目的的车票,行走在时间的地铁里,流浪的不只是目光,还有不知所谓的心,醉在悠远绵长的疼痛里,倒在无人问津的角落,任凭那流淌着的一地凄凉,开出火红的玫瑰,在风雨中的哭泣,掩藏不住悲哀和颓废。


  逝者已已,可以安息。生者,仍将负重前行,为自己,也为别人。掸落红尘,拨开浮华的虚幻,看清这个复杂而多彩的世界,静守岁月的美好,且行且惜。


  清明,几人能清?几人能明?也许清明自在人心!或许只是新月残缺了思念,或许只是风卷残帘扰了幽梦,或许是时候掩埋悲伤,夜幕里,鸟儿进入甜蜜的梦,醉人的是那甜甜的微笑,还有那弯曲的月亮。


  一缕月光安睡在我身边,可我卧在床榻不敢翻身、不敢动弹、甚至不敢有抽泣,不敢有一点妄动,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扰了这一片安然。如果明天能够张开眼睛,只能看见深不可测的落寞在我的空间千回百转,我宁愿,为自己写上辉煌的墓志铭,把忧伤埋葬,闭上眼一辈子不要醒来。


  聂耳,是我国的著名作曲家,他的墓志铭引自法国诗人可拉托的诗句:“我的耳朵宛如贝壳,思念着大海的涛声。” 逝者已去不可追,请君珍惜眼前人。清明墓碑前,无限的感伤将被抒发,祭祀者的泪珠将串成一段段湿漉的回忆,暖春的微风抹不净伤感人的眼睛。


  16世纪德国数学家鲁道夫,花了毕生的精力,把圆周率计算到小数后35位,是当时世界上最精确的圆周率数值。在他的墓碑上就刻着:“π=3.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0288”。


  清明,是一场忧伤的葬礼,人生漫长的旅途不会停歇,宗脉的延续是一串加粗的省略号,老人的白发便是清明节最醒目的问号,孝顺与赡养是唯一正确的选择,是炎黄子孙对清明的最佳诠释。


周易故事会声明(资料由承德易真精心收集整理,www.8864gua.cn,如有侵权请联系QQ603921853站长及时删除)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